您的位置:宁阳信息港 » 宁阳新闻 » 正文

胡老师漫游北美记(137)在加拿大多伦多 这里有个家

信息来源:大众网     时间:2018-7-11 10:45:00     阅览:215人次
编者按:  

    当前,出国旅游的热潮席卷全国,有自助行的,有参加旅行社的,有落地找亲戚的……近日,山东职业学院的退休教师胡向赤和老伴来到了加拿大的滑铁卢市,在异国他乡和儿孙们团聚。期间,胡老师和家人拖着房车去露营、体验国外的幼儿园、逛当地的大超市、感受当地的地铁和火车、在美国的大学和饭店里聚会…… 

    作为本网的特约记者,胡老师用他的眼睛观察异国风情,用他的脚印丈量山川湖泊,用他的笔尖记录欢乐和疑惑。即日起,本网推出人文类纪实系列报道——《胡老师漫游北美记》,旨在与网友共同分享国外的旅游经验,共同感知北美文化的博大精深,共同发现生活的斑斓魅力。   

    胡老师漫游北美记(137)在加拿大多伦多 这里有个家

    大众网特约记者 胡向赤 

    多伦多有我们的家,因此这里就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    我们在这个家吃、住,白天我们老两口从这个家出去逛街。晚饭后,我们和下班回来的儿子、儿媳又从这里走出,沿着央街Yonge Street、贝街Bay Street去散步。

    待的时间长了,这里成了熟悉的土地,还真的有点儿故土难离的依恋。

    当目送着晚霞漫步在多伦多街头,也常常思念中国泉城的那个家。虽然远隔千山万水,但是总觉得那个家并不遥远,就在我脚下,似乎一低头就能马上进入那个朝阳已经洒进房间的家。

 



在前面的游记中已经介绍过我们多伦多的家,它在贝街Bay Street的中间地段。

    从29层的家中看贝街Bay Street,可以看到拥挤的楼群。

 





贝街是一条很宽的城市主要干道,可是在楼上往下看,只能看到这么宽。

    楼房是采用的中央空调进行空气调节,因此窗户是全封闭的。人想伸头观察楼下,窗户玻璃挡着,因此,楼下的景物只能看到半条街的。

 

出门上街,有时为了方便,我们常常从大楼的后门出入。每家都有后门的钥匙,这里没有门卫和保安。

 





门内先是各家各户的自行车,在加拿大,自行车是锻炼身体的工具,可能哪个星期天谁家有郊游的安排时,自行车才会在架子上放下来,平时很少有人取用。

 

穿过自行车空间的道路,又经过垃圾箱。

    垃圾箱有自己的房间,两、三个垃圾箱一个房间,房间有好几个。垃圾箱都是一尘不染的外观,每个垃圾箱都像是新制的。

    加拿大垃圾严格分类倾倒由来已久,世界闻名,我国专家还专门来考察过。

    墙上的文字是垃圾类别的说明。

    垃圾都是各家自己从楼上房间带下来,按类放入垃圾箱,垃圾袋由政府供给。

 

前面介绍过,我家住在29楼,可您看看这电梯间的楼层号,少了好几个。“洋人”忌讳的“13”,中国人忌讳的“14”、“24”、“34”等等。

    我们家的29层是大有“水分”的。

 

在这上面您可以看到,地下停车场有5层,如果自家的停车位在最底层,车开下去是要绕好几个大圈。

    各房间门外的走廊装饰也很豪华。

 

我们租的这套房子,算是一室一厅,每月的租金一千多加元,也就是合人民币将近七千元。租金这么昂贵,是因为水、电、燃气和空调费用都包括在内,在欧洲租房也是如此。这样,拎包入住后,和房主不会发生什么争议与纠纷。

    说起来,国内外城市居民,按住房情况都有相同的分类。

    有一种“坐地户”,他们老辈子就住在这个城市,大多数人家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。

    另有一种是租房的住户,这是一些新加入这个城市的人群。

    但也不是在一个城市住的久远就一定有属于自己的住房。我在济南出生,我们家在官扎营棚户街改造后的2015年才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房。而我父亲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期就到济南讨生活,半个多世纪我们家一直是租私人的房子、后来又租房管局的房子居住。

    在多伦多住着,有时会想些有趣的“道理”。

    孩子离开中国来到这里,这是另一个国度。

    现在中国改革开放,许多家庭都有人在国外,每到长假好多家庭举家出国旅游。这是中国经济发展、时代进步的结果。

    不像前几十年,人们出个国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。一人出国,宗亲荣耀,四邻惊奇、同事羡慕。

    要是时光再倒推几千年,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,还要分为好多国家。我的老家在山东宁阳,那时宁阳和曲阜同为鲁国,而济南则是齐国。若从历史上说起来,我爸爸从宁阳到了济南,那就是从鲁国到了齐国。可我爸爸从宁阳到济南时,已时至上世纪四十年代,早已不存在“出国”和“周游列国”的概念。

    如今儿子由中国来到加拿大,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事情。将来世界真正变成地球村,也会像现在谁也不会说从宁阳到济南是从鲁国到齐国一样,从中国到加拿大也就是一个家庭的普通迁徙。

    我们租的这房子,不光房间、走廊装修讲究,还有些独到的设施。

    在三楼,设置有锻炼身体设施。

    这是游泳池。

 

大池子的这头还有一个小池子。

 

显然小池子不适合游泳,坐在里面泡一泡疲乏的身体,还是很享受的。

    池子有个控制开关,可以使水变化,既可以形成波浪似的暗流,也可以调成冲击似的直流。

    水是温水,从外面回来坐到池子里一泡,那简直是一种高级享受。

    年轻人白天都去上班,游泳池就我们老两口。

    我们在小游泳池泡舒服了,再下到大池子里。多少年没有游泳,熟练不熟练先不说,“当年之勇”真的没有了。只能在浅的地方横向游一游,头一低、腿一蹬,从这头就到了那头。

    游泳池的安全要求,救生工具都在墙上贴着、挂着。可真要遇有不测,谁来用这些工具救我?

 













游泳池什么时间去都行,不必要穿着泳装前往,因为游泳池的配套设施很多,更衣、淋浴分别有不少房间,很是方便。

    这里,我拍的是男士“领地”。老伴从另一个门进去,女士领地也应该是这么些设施。

 

下面拍的是卫生间、饮水处和更衣橱。

 





更衣间、淋浴间各有“门户”,互不干扰。

 

游泳池除了、淋浴间、更衣间以外,还有桑拿浴间。

 

出了游泳池的门,会看到绕行一圈的跑道,每次来游泳,都见这跑道上有人在跑步锻炼,我只能对着没有人的地方进行拍照。

 



这么好的设施,这么好的居室,只可惜住的房间太小,两代人肯定住不开。好在我们老两口不能在多伦多久住,儿子、儿媳又在“中国城”临时租了一间房子。

    开始是他们在那里住,可他们要上班,住外面不方便。我们决定让他们住在楼上,我们出去住。

    开始他们不同意,说怕我们来来回回迷了路、找不到地方。

    我们就自己先去找,他们开车带我们去过外面的租房,凭着记忆,我们走到“中国城”,一点点寻找。

    前面写“中国城”游记时显示的偏僻街巷的照片,就是那时候拍的。

 

这些偏僻的地方停放车辆很方便。

    这里是我们“中国城”租房的后门,我们找到地方了,儿子他们只能同意给我们换住。

    “中国城”租的房子是由一位上海中年妇人管理,不知道她是不是房东。

    这房子不算小,整个房子大概都是用于出租。

 

进入这个“大门”,里面有好多房间,都住着租客。

 

我们就租了一间房,不在那里“起火”,每天回贝街去“一日三餐”。

 



房间“独立门户”,一张床,一个橱,一个电冰箱。

    渴了喝瓶装水,不做饭,电冰箱也没有什么可放的。

 

租房内还有电视机,加拿大、美国的电视台节目随便看。

    所有几十个台的电视节目,不外乎也是广告、电视剧、新闻等等。内容大致能看明白,都很正面,没有诲淫诲盗的东西。

    有时也能找到中文台的节目,看着也没有什么异样感觉。

 



从“中国城”的这间租房,走到贝街的楼房,不算太远,步行也就是走个15~6分钟。其间有好几条路可走,我们是这次走这条街,下次换走另一条街,边走边玩也等于逛街。

    一个家,两个地方租房,这在多伦多可能不算稀奇。

    我们家这一家两地,利于逛街,并无不适,反而感到有一种乐趣。

    多伦多一家两地住着的并不少见。

    多伦多人口稠密,房价很高,想买套大房子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。所以很多人工作日在多伦多市“蜗居”,另在远离多伦多的地方买大房子,节假日就回那里放松、休闲。

    有的虽然在多伦多居室很大,但也在远方购置了大房子即所谓“别墅”,节假日就到别墅安静地度过。

    所以,多伦多周末出城的车多,到处堵车;周日下午回城得多,这又堵车。

    大家都习以为常,都想办法出城顺利一些,回城别被堵的那么厉害。

    办法还是有几个:你可以借道普通公路绕行,但那里限速,不能像高速公路那样“狂奔”;要想“狂奔”,畅行无阻,交上钱可以走收费高速公路,那里车相对少。

    本来加拿大高速公路不收取费用,但为了帮助不愿意被堵车的人们,还是专门建了收费的高速公路,这也是为了缓解高速公路堵车的压力。

 




网友评论

评论加载中...
广告
网站地图 - 优秀app - 用户帮助 - 用户注册 - 彩民天堂 - 福利中心 - 留言反馈 - 手机版
Copyright ©  ny0538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